电台纪录:守望先锋“法老之鹰”法芮尔·艾玛利

《电台纪录》是由守望电台推出的栏目,旨在用同人小说的方式讲解《守望先锋》各英雄背后的故事。本期的主角“法老之鹰”法芮尔·艾玛利,作为守望先锋组织创始人之一安娜的女儿,从小在身边环绕在她身边的都是各种知名的英雄。在母亲失踪之后,法芮尔能坚持住自己对守望先锋的信任吗?

和麦克雷的接触让我第一次感觉自己距离守望先锋的线年,佩特拉法令公布以后,守望者们从未在人群中出现过,但是这两个月来发生的种种事件却时刻挑战着法令的“尊严”,一方面是人群中潜滋暗长的黑暗势力,一方面是守望者们的暗中崛起。

麦克雷指引我来到埃及,在这里的旅途比起美国只会更加凶险,黑爪的分部、阿努比斯智械中枢的威胁,让这座曾经的古城陷入了一片恐惧。

注:致各位守望先锋考据党:本文参考部分《守望先锋》官方背景,加入部分个人脑洞,以战地记者的身份对守望先锋的历史背景进行推断和猜测,并不代表官方立场。希望更多热爱《守望先锋》背景故事的朋友们多多指正交流。

“安娜·艾玛利——世界第一的狙击手,守望先锋突击队队长,全世界最美丽的女兵,心系战友,是埃及人民最伟大的英雄,埃及军人最大的骄傲。前埃及安保队长 法芮尔·艾玛利 的母亲,于一场冲突中身负重伤,曾失踪多年生死不明,如今现身为重建守望先锋保卫埃及安全而复出入伍。”

埃及,这个曾经代表着非洲文明的古老国家,在经历了无数次从动荡到稳定的局势之后,终于迎来了长久的和平纪元,作为联合国智械危机联合军的主要成员国之一,埃及军人也是守望先锋物色人才的首选地,安娜·艾玛利就是其中之一,也是最伟大的一位。

失踪多年的安娜终于在近日现身,一场发生在埃及黑帮大佬“哈金姆”府邸门前的冲突,让安娜和莫里森再一次站在了人们面前,但这一次他们的对手不是黑帮哈金姆,也不是智能机械,而是两人的前队友:莱耶斯 。

尽管埃及的社会稳定依然糟糕,黑帮、智械、政府军三分天下,但是安娜的现身给了政府军极大的鼓舞,也给了正在重建守望先锋的人们一个惊喜,但对于黑爪,安娜或许就是可怕的敌人了。

众所周知,这次的智械危机规模远远大于三十年前的那次,世界各国都派出了自己最精锐的部队,以弥补守望先锋缺席的空缺。

俄罗斯的沃斯卡亚主席从黑爪最近的一次暗杀行动中逃过一劫,他们强大的科技力量会成为人类对抗智械危机的重要武器。

中国的前守望先锋气象专家周美玲从南极科考站逃脱,把自己冰冻十年的她得知守望先锋解散的消息以后励志要继续为伤害过她的世界而奋斗。

韩国的机甲战队、巴西的自由DJ,不管是守望先锋还是平民英雄,面对着新一轮的智械危机,所有人都在竭尽全力。而我坐在飞往埃及的飞机上撰稿,却不能为世界和平贡献力量,仔细想起来真是讽刺又可笑。面对日益严重的危机,面对着倒下同胞的尸体,曾经梦想着加入守望先锋的我是如此无能为力。

为了继续我的调查,所有负面的想法只得被我抛之于脑后,在靠近阿努比斯神殿的街道上丢了一个钱包和一部手机之后,我来到了当地最著名的餐厅,不管是政客还是商人,黑道还是白道,不分信仰和宗教,这里一概欢迎,我想这里的客人应该可以为我的调查提供一些他们所知道的消息。

时间掐算的刚刚好,我左脚刚刚迈进大门,就被夺门而出的客人狠狠地撞了一下,我的眼镜摔碎了一块镜片,当我捡起来再找那人的时候,他已经消失在了我的视线内。餐厅里的客人自顾自的喝着酒聊着天,交易着毒品和政府机密,这些在这样一个街区怕是已经司空见惯了。

我来到柜台前,和老板诉说了我的苦衷,告诉他我的钱包和手机在附近被人偷走,告诉他我的眼镜被这里的客人撞坏,但老板却头也不抬的回答我:

“一个文质彬彬的记者?”他说着,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这条街是哈金姆的,这里不适合戴眼镜的人。”

他抬起少了一只眼睛的脑袋看了我一眼,露出金黄的牙齿冲我咧嘴,然后又把头低下,摆弄着他刚刚到手的限量版洋葱小鱿,我知道这种来自美国安纳海姆的走私品价值连城。

“哈金姆是埃及的老大。”他说,“听着小子,在这里,哈金姆才是真理,你的问题最好少一点。”

“哈哈”他大笑着回答我,“只会动动笔杆子的人哪有喝酒的本事,这里的骆驼奶都足够你上头了。”

我交了钱拿走了骆驼奶,头也不回地冲出这家店,内心里充满了对自己的怀疑,在这样一个充满危机的时代,区区一个记者又有什么用?

独自漫步在这条充满危机的街道上,穷人的孩子在附近给富人们的孩子们修理鞋子,在修鞋铺后边的墙上贴着悬赏安娜人头的通缉令,事实上,安娜现身以后,就和她的女儿一起参与了很多维和行动,尽管她的女儿 法芮尔 始终没能加入守望先锋的行列,但是在母女二人的共同努力下,海力士安保公司帮助政府军收复了大片被哈金姆和智械控制的国土。

海力士安保公司最近的一次行动针对的是埃及境内的智能机械,作为公司的首席安全官和埃及前任安保队长,法芮尔自愿接受了这项任务,在这场任务中她不辱使命,成功的粉碎阿努比斯A.I的暴乱,也在这场冲突中了解了队友的重要性,她确实很像她的母亲,麦克雷说的一点没错。

“打破规则的人,我们都叫他废物。但是,那些不重视同伴的人是比那些更差劲的废物”我脑海里想起几十年前日本一位教育家的名言。

事实上,在海力士的帮助下,埃及政府军早已把哈金姆的势力从版图上抹去了,之前莱耶斯在这里和安娜、莫里森发生冲突就是因为哈金姆请来黑爪的协助,埃及面临的最大的威胁仍然是阿努比斯神殿里可怕的智械中枢,这里的智械对人类充满敌意,埃及半数以上的犯罪都是智械所为。

为了从中渔利,哈金姆雇佣了黑爪的“黑影”,在成功地破获了政府军情报以后,他躲过了一次致命的暗杀,那次暗杀的执行者就是世界第一狙击手 安娜·艾玛利。

哈金姆的侥幸是埃及人民的不幸,在此之后,他联合了阿努比斯的智械,组成了针对安娜和法芮尔的联合军,为了保证法芮尔的安全,海力士为她量身打造了一款战斗机甲,这款由代号为“火箭男孩”的中国设计师设计制作的“猛禽 M-VI”战斗机甲保证了法芮尔的机动性,使她可以长时间保持腾空状态,“火箭男孩”独创的火箭炮更是对她战斗力极大的加持。政府军平定哈金姆的时机很快就要到来了。

在我浏览网页的时候,我的电脑被骑着蒸汽摩托的强盗抢走了,在他逃跑的途中,撞翻了两个水果摊。对我来说,这绝对是最糟糕的一天,从自我怀疑到屡遭偷窃,这次又遇到明目张胆的抢劫,路上的行人没有一个站出来帮我抓住强盗,骑着骆驼的商人还和几千年前一样,脑子里只有金币和商品的等价交换,在他们帮忙抓贼之前,他们会考虑这次行动能得到多少回报。

就在这时我听到强盗逃跑的方向传来了一声尖叫,伴随着尖叫,一阵黑烟从声音来的地方升了起来,我站起身飞奔过去,看到一个壮汉抓着那个强盗的衣服,高高的吊在半空中,我的电脑已经因为刚才的撞击坏掉了,我走过去告诉壮汉刚才发生的事,他把强盗扔到一边,向我道歉说他没想到会弄坏我的电脑。

我原谅了他,并且表示了我的感谢,他的行为和这里的其他人不同,或许他是政府军的一员。

和他说了我的想法以后,他告诉我他是海力士的一员,法芮尔手下特战队的成员,我欣喜若狂,提出了见法芮尔的要求,但是突兀的请求被他无情的拒绝,他告诉我,队长的安全高于一切,在知道我底细之前我只能在他身边。

但是这时候,刚才的强盗带着人回来了,每个人都带着铁棒和枪械,我心想完了,这下就连这个壮汉也救不了我,反正我一事无成,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一枚炸弹,我和壮汉躲闪不及,被打了个正着,但是当我睁开眼的时候发现我们毫发未伤,凯尔-泰勒现在的我们已经远远地离开了刚才的强盗们,他们冲向我们,却被另一发炸弹击中,这一次他们不像我那样好运,纷纷倒在血泊中了。

我看着眼前的壮汉,又看了看他面前的“队长”,原来这位英雄就是被称为法老之鹰的 法芮尔·艾玛利。

“在我小的时候,”法芮尔告诉我,“我小的时候,很羡慕妈妈,她是埃及人民的英雄,当然也是全世界的英雄,我从小就和她一起生活在守望先锋的军营里,那些可爱的英雄们,他们是我的榜样。是莱耶斯教会了我基础的战斗技巧,莫里森教会了我远程射击…我做梦都想加入守望先锋,为这个世界而战。”

法芮尔顿了一下,接着说,“妈妈失踪的时候我还在军营里等她回来吃饭,莫里森叔叔回来告诉我,母亲殉职了,那个时候我感觉失去了一切。我一直以为母亲真的死了,再后来,守望者一个个的退出、消失,年幼的我和莱茵哈特一起安葬了那些比他还要年轻的家人,那个时候德国艾兴瓦尔德失守,莱茵哈特的师父 鲍德里奇 战死,他甚至没有去收复他的尸体…”

“我觉得自己一事无成。”法芮尔说这四个字的时候,比往常更用力,“但是莱茵哈特告诉我,守望者们一直都在,他们是英雄,我也是,因为我的母亲教会了我,何为英雄。那些为了这个世界奉献一切、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付出毕生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

法芮尔说完这些话,抹了抹自己的眼泪,他右眼纹着的和她母亲一样的荷鲁斯之眼闪耀着光明,在埃及,荷鲁斯之眼代表着鹰头神,是守护埃及法老的守护神,就像她和安娜,守护着埃及人民也守护着世界上所有的无辜者。

“我看过你的报道,”她说,“感谢你,守望先锋的重建离不开社会的声音,而你的报道是守望者最需要的后盾,如果守望先锋重建,你也是其中伟大的英雄。”

法芮尔告诉我,海力士正在备战和哈金姆最后的决战,她的母亲安娜就是这场战斗的最高指挥官,她希望我能留下来,把即将到来的战斗记录下来,为了守望先锋光荣的使命。

欢迎参加——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当金牌作者,开网易专栏,领丰厚稿费,得专属周边!

如果您希望看到更有趣,更专业,更好玩,更深度的内容,或是想要欣赏自己的投稿大作。请扫下列二维码下载爱玩APP,订阅我们的《百万投稿每日精选》!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ostcreativeresumes.com/,凯尔-泰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